那天凌晨,急诊科有个呼吸困难的病人,我劝

凌晨2点,急诊科来电话,说要我下去会诊。什么病人,我问。我刚躺下,还没睡着。是个肺癌晚期的病人,很年轻的,下来瞧瞧吧,看看能不能收你们科。给我打电话的是急诊科老马。听老马的意思,病人家属很积极,我嘀咕了一句,都肺癌晚期了,还有什么好积极的啊。我披上白大褂,努力睁开眼睛,出去了。到了急诊科,护士见我来,手一指,说抢救室那边,那个中年男子。我进了抢救室,老马也在床边。是个40多岁的病人,可真年轻。我暗自思忖。可怜的人,瘦骨嶙峋,天知道肿瘤晚期病人经历了什么痛苦。他此时垂着头,坐在床上,脚接地,呼吸急促,我抬头望了一眼心电监护,心率次/分,血压还行,血氧饱和度仅有90%。这个血氧饱和度,不理想啊,而且还在面罩吸氧呢,我走进老马,低声跟他说了一声。老马嗯了一声,跟病人老婆说,这是ICU的李医生,让他来看看你丈夫,看需不需要上ICU进一步治疗。我问病人老婆,什么时候开始呼吸这么急促的。病人老婆说几天前就不好了,这两天越来越严重,今晚更厉害了,躺不平,没办法,医院急诊看了。她红着眼睛,显然哭过,头发有点凌乱,面容疲惫,更显苍老,跟她的声音不匹配,听声音,也就40岁出头,看样貌,接近60了。一人得肿瘤,全家都受罪。我点了点头,靠近病人,跟他问了声好,他没抬头看我,不停喘着粗气。老马把病人的胸片递给我,压着声音,说刚刚来的时候拍的,有双侧肺炎,糟糕的是左胸这里积液很多,他们报了中等量积液。你们有什么话可以大点声说,没关系的,我们夫妻俩都清楚自己的情况,不怕的。我跟老马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们习惯了在病人面前小声讨论,目的是不给病人听到,减少不必要的心理压力。尤其是这种晚期肿瘤病人。我丈夫肺癌2年了,做了很多治疗,包括化疗、放疗、靶向治疗,效果都不是很好,前几个月发现有肝转移了,医生说肯定做不了手术的了。没等我问,病人老婆主动跟我说了这些情况。老马又给我看了病人的抽血结果,血白细胞偏高,符合肺炎感染表现,而且有贫血,反应心脏功能的指标脑钠肽(BNP)很高,接近,再加上刚刚胸片看到的患者的心脏比较大,估计也有心力衰竭的了。你丈夫这个气促,原因很多。我望着病人,又望了一眼他老婆,换换地说,最大的可能是左胸有胸腔积液,这么大量的胸腔积液,肯定会影响肺功能,引起缺氧、气促。病人没说话,一个劲喘气。病人老婆点点头,眼睛还有泪花闪动。另外,双侧也有肺炎,肺炎也会导致缺氧气促,而且他还有心脏功能问题,又有贫血,这些原因夹杂在一起,所以引起严重的气促、呼吸困难、缺氧。我把这些情况跟他们稍微解释了一下。如果是胸腔积液为主引起的呼吸困难,那我们把胸水抽掉了,缓解肺部压力,气促会缓解。但如果是肺炎、心衰、肺癌等等原因导致气促,我们治疗方法就很有限了,极有可能需要上呼吸机,要气管插管。我望着他老婆,缓缓的说。对对对,医院住院的时候,也抽过一次胸水,抽了之后就舒服很多了。他老婆说。我点点头,说他的胸水很有可能事癌性胸水,也就是说由肺癌引起的胸水,这样的胸水抽了又会长,抽了又会长,抽不完的,而且每次抽胸水都会丢失很多蛋白质,人会越来越虚弱。情况很恶劣,但是我务必把情况跟他们说清楚。我明白的,医生,你帮帮他吧。他老婆几乎哀求我。帮他把水抽出来,缓解一下呼吸困难。我还是忍不住,把他老婆叫到一旁。然后跟他说,住ICU,一天的费用大概要1-2万,而且是全封闭管理的,没得探视,只能视屏探视。再说,肺癌晚期,肯定活不长了,你确定要住ICU么。她看我讲的那么认真,而且我把价格摆出来,她一下子怔住了。她估计没有想到ICU的费用那么昂贵。说老实话,我不大原因把这样的病人收入ICU。因为我们帮不了他,ICU原则上就不应该收治晚期肿瘤病人。上了呼吸机,用了镇痛镇静药,顶多让他昏迷舒服几天,过后呢?我看他们的装束,也不像是有钱人家,一天1万的费用砸进去,几遍有医保,自己也要出几千一天,这会是个灾难性的决定。如果明知道结局是悲惨的,那又何必开始。那怎么办,她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一直问我怎么办,总不能看着他那么辛苦不理他啊。我说可以这样,先在急诊科这里把胸水抽干净,看看能不能缓解。如果能缓解,那就没必要去ICU了。如果不能缓解,再进一步考虑吧。听我这么一说,她赶紧说好好好,那就听医生安排。老马在旁边,一直没说话,听到我说留在急诊科抢救后,他插了一句,但是你必须要理解到风险的问题,留在急诊科治疗没问题,但是肯定存在风险的,万一病人在抽胸水的过程中发生意外,我们会抢救的,但是不一定能抢救的回来,你得知道这回事。她双手合十,对我们万般感谢,不停给我们鞠躬。我低声跟她说,你丈夫这样的情况,即便去了ICU,也只是徒增痛苦,没必要人财两空。如果在这里抽了胸腔积液后缓解了,那就回家吧。她望着我,哭了出来。有肝转移,又有癌性胸水,这已经是晚期了,没什么好办法,只要就是对症治疗,减轻痛苦为主。如果你实在舍不得,没做好心理准备,需要上ICU,你再联系我们。好吧,如果她改变主意,我再找你。老马跟我说。回去的路上,要经过一条很长的走廊。凌晨,这里没有任何人,只有我的脚步声。临床医生见惯生死,但没办法对家属感同身受,那种面对恶性肿瘤晚期的辛酸、无奈、痛苦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我能做的,就是给他们我认为是最合适的建议。但这样的建议,有时候看起来又是何等的残忍。活着,健康地活着,真好。商业合作,请联系dxmcn

dxy.cn

·是个男人,他终究都可能有这个病

·海姆立克急救法,能挽救孩子的性命(附有动图,简单易学)

·家中常备的止咳药,有些会上瘾,有些物美价廉,你选对了么?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仅供排版美观

部分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如有侵权请告知

李鸿政




转载请注明:http://www.yyangshi.com/xqjyyz/8661.html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