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俩同患肺癌用靶向药,母亲已活七年,靶

北京治疗白癜风需花多少钱 https://m-mip.39.net/baidianfeng/mipso_4513569.html

之前讲过我们诊治的一对晚期肺癌的真实案例,母亲在7医院检查,抽胸水提示晚期肺腺癌,基因检测提示EGFR基因突变,由于是胸膜有转移所以直接判断为最晚期,患者选择靶向治疗,当时一代靶向药还很贵,但病人没有犹豫,确诊后立即吃药,没想到一吃就是7年,当时还有慈善赠药活动,半年后的所有药物都是免费的,如今外表看起来就像正常人。

然而造化弄人,患者的女儿在三年前觉得胸闷咳嗽,到医院一查也是胸腔积液,最终确诊同样类型的肺癌,吃同样的靶向药,以前都是女儿帮着母亲跑前跑后的,现在母女俩一起抗癌。

中晚期肺癌的诊治一直是一个难解课题,目前仍然无法通过药物根治,像上面这两位患者在靶向药的治疗之下活过七年的病例虽然越来越多,但依然是少数,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靶向药不断升级换代,晚期肺癌已经越来越倾向于慢性化。相信很多人还是对靶向治疗不甚了解,我尽量用比较通俗的语言向大家介绍一下,可能会牺牲一定程度上的严谨性,但基本原理不会有问题。

肺癌细胞是正常细胞恶变而来

大家知道人体内处于细胞基因受损-修复的动态过程中,我们人体不断地受到外界损伤因素的侵害,时常会导致正常细胞发生基因受损甚至突变,大部分情况下,这种突变都会被身体内的修理工修复,如果这个突变非常严重无法修复甚至不断的积累,就会导致细胞失控走向恶性化最终演变成肺癌,可见突变的基因就是驱动细胞恶变的罪魁祸首,这个突变基因也称为肺癌的驱动基因。

驱动基因成为治疗的靶点

从肺癌的形成过程来看,驱动基因是正常细胞内所没有的,所以针对驱动基因治疗的话,对正常细胞影响最小,副反应不会像化疗那么大,大部分可以起到化疗差不多的效果,这是很多患者选择靶向治疗的原因。

并非所有的驱动基因都有相应的靶向药

可以导致肺癌的驱动基因多达上千种,虽然主要的突变类型集中在少数几个突变类型上,但还是有不少肺癌患者的驱动基因是少见甚至罕见基因,虽然药厂在拼命的寻找可以治疗各种驱动基因的靶向药,但目前仍然无法做到每一种驱动基因都有相应的靶向药。目前主要的有优异效果靶向药的驱动基因主要是EGFR、ALK、ROS1基因,其他如MET、HER2等基因突变也可以使用靶向药物治疗,其他如BRAF、KRAS或者TP53等基因,目前国内还没有可以获得的相应靶向药。

靶向治疗之前需进行基因检测

理解上面的背景我们就不难理解,在进行靶向治疗之前最好进行肿瘤标本的基因检测,实在无法获取肿瘤标本,也可以进行血液基因检测,检测意义在于一:决定是否可以进行靶向治疗,如果检测出来肿瘤细胞的驱动基因目前没有可以获取的靶向药,则不能进行靶向治疗,二、决定选择哪一样靶向药物进行靶向治疗,如果从概率上讲,不进行靶向基因检测直接盲吃靶向药物的话,大部分会发生选择错误而耽误治疗。

靶向药物的耐药问题

目前不管是哪一种哪一代靶向药都存在耐药问题,这也是晚期肺癌无法根治的原因,这主要和肿瘤细胞驱动基因的发生发展的复杂性有关,一个肺癌瘤体中并非是完全一致所有细胞都是清一色的同一种基因突变类型,有些时候我们检测出来有对应靶向药的基因类型只占瘤体中所有肿瘤细胞的百分之十几甚至更低,当这一小部分肿瘤细胞被靶向药消灭后,肿瘤瘤体就会重新开始长大,此时,靶向药就耐药了。

靶向药耐药后该怎么办

首先,靶向药已经形成系列,比如针对EGFE和ALK这两个基因的靶向药已经分别衍生出一代、二代、三代靶向药,这些药我以前的文章里都讲过了,这里不再赘述,一代耐药可以服用二代甚至直接过渡到三代,那么三代药耐药怎么办,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四代靶向药在研发的消息,但暂时还远水救不了近渴,一般三代耐药后只有回归基本治疗,比如化疗放疗以及血管抑制治疗,另外还有PD-1/PD-L1阻断药免疫治疗。

总之,在晚期肺癌治疗方面,治疗方法不断涌现,患者生存时间也在逐渐延长,但目前仍然远远没有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达到人们期望的疗效。

胡洋,同济大医院呼吸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上海医学会肺功能学组成员,中华医学会成员。擅长间质性肺病、结节病、肺癌等肺部疾病的预防与诊治。

温馨提示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分享到朋友圈;

想要获得更多信息,请


转载请注明:http://www.yyangshi.com/xqjyyz/7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