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辩论

大家都同意“真理越辩越明”这个似是而非的说法。同行们对于某一个医学问题辩论肯定有好处,问题在于有些人进行辩论的方法是不正确的。本来就一个单纯的辩论,搞搞人身攻击甚至威胁要动用洛阳铲刨祖坟的情形也是不少见的。

Light教授于年和年分别和不同的人在BlueJournal(;:-)和Chest(;:15-21)辩论过:治疗恶性胸腔积液时应该采用胸膜固定术还是埋管引流?这个问题到现在不需要再辩论了,因为年之后发表了多篇证据级别非常高的RCT结果,每一篇都指向没有肺塌陷的患者应该给予滑石粉胸膜固定术。

我今天是想说的是,大家可以看看Light教授与对方辩友进行辩论的套路,那就是双方都只以证据和常理说话,不将权威性和经验当回事。要说权威性,胸膜疾病这个领域最具权威性的长老便是Light教授本人,其他人在江湖上要想嚣张必须等他老人家驾鹤西去之后才能有机会。但是,在辩论的时候,这个身份和江湖地位不管用。他们在辩论的时候都只提有利于支持自己观点的研究数据。如果对方拿某些结果来说事,他们就指出那些研究的致命缺陷在哪里;因为存在致命缺陷,结果不能令人信服。

我们认为,原因不明的渗出性胸腔积液在按照指南完成诊断程序包括内镜胸腔镜检查之后,如果一年之后患者仍然活着,那么罹患恶性肿瘤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提出这个观点,完全是基于朝阳呼吸年7月至年6月间接受胸腔镜检查的例患者的研究数据(Respiration;90:-和RespirMed;:1-5)。这些数据尽管不来源于前瞻性研究,但随访时间足够长,病例数量足够多,这已是迄今为止能够说明这个问题最好的证据。

任何人都可以不同意这个观点,应该有人凭感觉就会立马横刀出击:“可不能把话说得太绝,不能一概而论,也有能活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而不是恶性的病例。”这种和稀泥的说辞,很容易得过众多不愿意落实科学发展观的群众的起哄性共鸣。

那么,他们错在哪里?错在辩论的方法不正确。如果要反驳上述观点,就必须以自己或他人发表在学术期刊的临床研究结果来作为论据。譬如说,某一项研究显示,例胸腔积液患者经胸腔镜检查,15个月之后有1例被诊断为恶性胸腔积液。除了这样的证据,个人的感觉和经验都不能拿来说事。在这里必须强调论文的公开发表,因为发表论文是得到同行认可的第一步。有价值的临床研究结果迟早会发表,无处发表或者不屑于发表的数据一定有问题。不同意“有价值的临床研究结果迟早会发表,无处发表或者不屑于发表的数据一定有问题”这个观点的伙伴们,特别欢迎你们拿出证据来说话。

除了科学研究的证据,常理在辩论中也有足够的杀伤力。我以一个非常极端的荒唐例子来说明不尊重常理的胡搅蛮缠是多么的不好。譬如我说:“屎是臭的,你不会觉得好吃。”正常人都不反驳这个基于常理的观点,但总会有人脸红脖子粗地举刀反扑:“你没吃过屎,怎么知道屎不好吃?”

强调辩论要倚重证据和常理,既是态度问题也是方法问题,这两个问题都只在双方都有意愿通过辩论来达成共识时才有意义。至于说,有英雄一开始就摆出马步:“你打得赢我这两个不成才的徒弟,才有资格和我过招”、“你不了解男性卵巢的囊状结构,没有资格谈论这个问题”,那就真不是你我这样的本分人家应该参与的事情。

年6月2日

shihuanzhong




转载请注明:http://www.yyangshi.com/bgxqjy/7087.html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